《叶问4》即将上映:打了十年,叶问不累我都看累了

主创力图用这一部,挽回又日渐式微的叶问IP。但他们从决定开拍《叶问2》那一刻起,就做错了,因为对这个IP而言,最好的方式不是继续努力拍,而是干脆别拍。

叶师傅出手,头发都不带乱的。/《叶问4:完结篇》

2008年,叶问叶师傅在道场撂下一句,“我要打十个!”

随后他用2.0倍的速度出拳,5分钟内放倒一圈日本兵。

《叶问》的震撼程度,无异于给全球影迷浇上一头热血,从此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一门厉害的功夫叫咏春。

2019年,一部名叫《叶问4:完结篇》的电影也即将上映。

多版电影海报上,均写着“十年传奇,最后一战”。不少媒体也最后再为此片做一次标题党,用一篇篇“甄子丹最后一部功夫片”为其宣传造势。

几乎所有信息都在向我们透露,这场打了10年的咏春拳,终于要给等待已久的观众“致命一击”了。

很好,那就干脆彻底给这系列电影画上个句号吧。

你说停就停,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。/《叶问4:完结篇》

1

是叶问,还是IP MAN?

一代宗师叶问,英文名叫“Ip Man”。

这原本只是其名在粤语中的发音,但恰巧“叶”氏的拼写方式与近年来火爆的“知识产权”重合,“问”字的拼写又与英语中的“人”一致。

如果说超人之所以叫超人,是因为他有过于常人的本领;狼人之所以叫狼人,是因为月圆之夜他的武力值会突然飙升。那么“知识产权人”似乎注定有朝一日会大红起来。

这么说好像也没错。

但叶师父本就是佛山世家子弟。他7岁拜师学咏春,光学费就交了十二两黄金,折合成今天人民币大概价值50万-70万元。所以如果天下太平,叶师父一生不愁吃不愁穿,更无需在意红不红。

第一部《叶问》电影就颇为真实地复原了一个佛山有钱人:

纵然有一身功夫,但每天也就是坐在巨大的家宅中喝喝茶,要不就是和老友上茶楼喝喝茶。但街坊邻居知道他厉害,见面了都要先叫上一句“叶师傅”。

偶尔得空,便揍一揍不自量力上门挑战的人,有钱又有拳的叶师傅,生活过得好不自在。

普通家庭叶师傅。/《叶问1》

但他人生即将发生的转折,我们也在电影里看到了。日军侵华,再坚硬的拳头也敌不过火枪大炮,无奈之下,叶问一家人搬到香港。

家宅被占,钱财尽失,好在还可以靠教人打拳赚钱养家。在香港,叶师傅真的当上了师父。

1954年,天才童星李小龙在帮派打斗中败阵。经好友介绍,找到叶问拜师习武。IP MAN叶问的大红便是在这一年埋下了伏笔。

自从在街头实战中发现咏春的厉害之处,李小龙愈发刻苦,连自己家里都要摆上木桩,每天勤练不辍。

后来他又到华盛顿大学修习戏剧、哲学和心理学;在加州表演双指俯卧撑;融世界各国拳术与中国道家思想,创造武道哲学截拳道;出演传世巨作《精武门》《龙争虎斗》……终成“功夫之王”。

李小龙就像一颗流星,璀璨地划过夜空,照亮了华人在西方人眼中的模糊印象,也在一大批60后、70后华人小孩心中种下梦想的种子。

叶问与李小龙。/维基

出生在武术世家的甄子丹,从小就梦想着成为李小龙第二。据说他还常常在家中,模仿李小龙的打扮,操起双截棍,发出经典的李氏叫喊。

他在北京什刹海体校的同门李连杰,也深受《精武门》的影响。一次电视台采访,他告诉主持人:“可以说没有李小龙就没有李连杰”。

李连杰的成名也像李小龙,都早。1982年,一部《少林寺》火遍大江南北,帮他打开了戏路,从此在全国观众心里,黄飞鸿、方世玉都长得像李连杰。

少年周星驰喜欢李小龙,于是他的每一部电影中都有偶像的影子。

少年周杰伦喜欢李小龙,于是他为偶像写《双截棍》,让更多的年轻人都知道了“习武之人切记,仁者无敌”。

少年陈国坤喜欢李小龙,于是长得和他越来越像,通过出演周星驰的电影,日渐成名。

陈国坤,被称为“最像李小龙的演员”。/《功夫足球》

李小龙的传奇也是叶问IP的放大器,但一代宗师总不能靠捆绑徒弟行走江湖。

况且李小龙的偶像力,也不是人人身上都见效。比如说早期的甄子丹,他对李小龙的喜欢,似乎也只停留在了喜欢上。

拍了二十几年打戏,也不温不火二十几年,大家说起甄子丹,都会评价功夫不错,但不会是好电影的保障。

叶问无人知晓,子丹长期蛰伏,他们都在等一个契机。

时间来到十一年前,《叶问1》上映,45岁的甄子丹饰演“同龄”的叶问,著名台词“我要打十个”炸出,IMDb评分8.0。

“打十个”。/《叶问1》

那一刻,观众仿佛看到了当年《精武门》里单枪匹马闯道场,打碎“东亚病夫”牌匾的陈真。

李小龙版《精武门》。

拍摄时,导演叶伟信对甄子丹说:“你需要一个角色,别人说起来就会想到甄子丹。”

现在,别人说起甄子丹,也能想到“咏春,叶问”。

2

叶问IP的起伏十年

第一部《叶问》电影上映,海报还露了怯。“李小龙恩师”“甄功夫”几个关键词放得极大,生怕没人愿意来看这位陌生的功夫大师。

但看过的人都知道,香港电影的下坡路,恐怕在这部影片出来的时候,可以缓一缓。

影片中,甄子丹用长衫藏起一身肌肉,整个人变得谦恭低调,但导演有大把的机会与细节,来刻画一位有血有肉的叶问。

这是一位懂得尊重老婆的叶问。廖师父、金山找上门挑衅,他都要看老婆眼色,判断自己能不能出手。

重情重义叶师父。/《叶问1》

这也是一位无法与时代抗衡的凡人叶问。

能够打十个日本兵又如何?胜利回家路上,他还是得给侵华的日军车辆让道。这时候,叶问的拳头尚在淌血,这一天,他只给妻儿带回半块番薯。

影片最后,叶问饿着肚子,依然将日军长官打得再也站不起身,赢了比赛。可狡诈的佐藤副官,还是将枪口对准他的背影。

一发枪响,看着叶师父缓缓倒下的身影,被压迫已久的老百姓终于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怒火,冲破层层阻碍,涌向前方。

电影煽动的民族情绪在此处达到制高点,川井宪次的配乐也发挥了效用。明明这也是个手撕鬼子的电影,但观众们看进去了。

传承已久的咏春,终于在2008年迎来了一个春天。

在其发源地佛山,愿意把暑假用到学咏春上的年轻人更多了,秋季开学后,校园里都会流传有哪位同学手劈硬物的传说。

市中心的著名旅游点祖庙,也建起叶问博物馆,就在黄飞鸿纪念馆的一侧,这里一整天循环播放《叶问》系列电影。

甚至,在佛山随意走进一家大排档,你也有机会看到供诸位练功的木人桩。

《叶问》起了个好头,但接下来两部讲他在香港教拳的故事就愈发魔幻了起来。

第二部《宗师传奇》,在香港武坛有一定重量及地位的洪金宝,贡献了不少精彩镜头。

剧情设置中,叶问想要在香港开武馆,必须先在一炷香的时间内,和几位师父对打,且不能摔出圆形桌面。

比武台摇摇晃晃,方可突出角色的动作与表情细节,巧妙的设计为这段纯武戏加了不少分。

像王家卫拍《一代宗师》,也少不了这种,各方拳法自报家门,边自我解说招式,边挑战叶问的镜头。

影片最后,叶问战胜大BOSS英国拳王,并喊出口号:“人是有高低之分,但人格不应有贵贱之别,大家懂得怎样去尊重。”

与前面的武戏对比,这样的结尾显得空洞且幼稚。

这一次,叶问豆瓣7.2分。

洪师父这一踹,值不少分。

第三部名叫《巅峰对决》,于是叶问和泰森饰演的老板打成了平手,又与张天志争夺了咏春正宗。按影片背景年代来算,叶问他老人家那年66了!

有网友看完后总结,自己只记得了“叶问爱老婆,叶问跟李小龙学跳舞,泰森很厉害。”至于这部影片到底想讲什么,那真的是很难猜了。

甚至,这一次的《叶问》电影还扯上了票房造假丑闻。

新闻报道,电影利用票房预期来卖理财、非法集资、操纵股价,进行了各种骚操作,背后的始作俑者施建祥至今在逃。

制片黄百鸣倒是精明,早早拿到了1亿元的保底变现。

这一次,叶问豆瓣6.4分。

好了我们都知道叶师傅爱老婆了,你能不能讲点别的?/《叶问3》

3集下来,叶师傅打架越来越厉害,《叶问》的口碑却依次下降。

《叶问4》开拍的消息放出,人们似乎已对影片的质量不太关心了。他们更在意,洪金宝打了,泰森打了,又有哪个倒霉蛋要挨叶师傅揍呀?

前段时间发布会,有记者问:“为什么还要继续拍《叶问4》?”

甄子丹回答,“最早在与导演探讨时,他就觉得不应该拍成一个纪录片,大家的初衷,是用这个作品,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功夫” 。

《左传》曰: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”

《叶问1》已经让大家了解到这门中国功夫了,可惜导演没喊cut。

3

叶师傅,别打了

《叶问4》必是一部暗藏野心的电影。

且看剧情,这次叶问来到了大洋彼岸,将与潜伏在唐人街的太极高手、嚣张的美国人一一对战。

美国这地点安排得妙。为什么是美国?因为一直游离于主线剧情之外,又时不时出现,担当彩蛋和吸引流量重任的明星徒弟李小龙,在美国。

这样一来,师徒重聚的高光桥段,顺理成章了。

叶问:我觉得OK。/《叶问4》

再看动作戏,预告片中,叶问那身华丽的咏春功夫,依然是拳拳生风,快出重影。

不难推断,从主演、导演,到武术指导,都还是甄子丹、叶伟信和袁和平的黄金三角组合,十年前的老配方,为此片功夫上了保险。

前几日,一个MV版的电影主题曲也提前放出。仅是前奏和打木桩的声音同时响起,便能勾起人回忆无数,更不用说作词方文山、演唱李宇春能为其再添多少分。

主创力图用这一部,挽回又日渐式微的叶问IP。但他们从决定开拍《叶问2》那一刻起,就做错了,因为对这个IP而言,最好的方式不是继续努力拍,而是干脆别拍。

王小波曾用一篇《只看商业片,是会把人看笨的》来讽刺好莱坞商业片制作套路之俗。

“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来不来的张嘴就唱,抬腿就跳,唱的是没调的歌,跳的是狗撒尿式的踢蹋舞。”

你看,叶问一挽袖子,观众不也都知道他要放大招了么?

王小波还举了个例子,“电影《洛基》起初是部艺术片,讲一个穷移民,生活就如一潭死水――那叙事的风格就像怪腔怪调的布鲁斯,非常的地道。”

他说:

这电影可能你已经看过了,怪七怪八的,很有点意思。我对它评价不低。假如只拍一集,它会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,别人也爱看。无奈有些傻瓜喜欢看电影里揍人的镜头,就有混账片商把它一集集地拍了下去,除了揍人和挨揍,一点别的都没了。

这,也是《叶问》的困境。

对手常换常新,而叶师傅永存。/《叶问4》

早前李连杰接受杨澜采访,提到古时候的真功夫,其实是指最快的杀人方式,有一招“必杀”,你便可以做保安看家护院,做保镖保卫皇帝。

那时候的拳头,可以换来大米饭和阳春面。

只是我们都来到了有问题找警察,不需要“真功夫”的时代。

人们要有十二两黄金,只会用来付首付。武馆拜师,拳脚日渐精进,你也当不了陈浩南。功夫本身也成为了一门表演艺术。

电影喜欢拍艺术,这没问题。动作快到无形自然好看,但如果功夫内核也不见踪迹,观众看不懂,不买账,那叶师傅不就白打了吗?

参考资料

王小波:只看商业片,是会把人看笨的

揭秘《叶问3》票房造假的真实原因!

明星追星也疯狂,周杰伦写歌致敬他,李连杰因他踏入演艺圈!

《叶问3》硬不起来,不能只怪甄子丹

作者 | 麻酱

欢迎分享到朋友圈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